你的位置:凯时娱乐网址 > 公司新闻 >

浩大硬件再遇“盒子”危机:手机前途未卜

2019-08-19 09:25      点击:

然而,距此款手机推出不敷半年工夫,郭朝晖便弃果壳电子而去,让浩大Bambook手机业务的开展状况遭到存眷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理解到,浩大Bambook手机售价为1299元,在智能手机中居于中间位置,目前主要通过果壳电子官网、京东商城和淘宝等线上渠道销售,线下则与手机连锁商迪信通停止竞争。只管果壳电子对外声称,该手机销量已到达预期,但从未走漏详细的销量数据。

方兴东剖析认为,互联网公司做手机,通常会将手机当作旗下互联网应用的承载平台,把本人的意志强加给用户,容易脱离用户需求。另一方面,与百度、360、阿里巴巴等做手机的互联网公司比拟,浩大做手机面临更大的挑战,因为浩大旗下的受众以游戏用户为主,缺乏海量的主流出产者组成的群体支撑。

尽管___业务得以生存,但这次郭朝晖辞职后,又呈现了关于果壳电子“分家产”的传言:___业务将从果壳电子剥离,从头划归浩大文学旗下。不过,果壳电子内部人士否定了这种说法:“___还是会留在我们这边经营。”不过该人士回绝走漏进一步的音讯。

浩大手机前途未卜

以汉王科技为例,去年11月1日,公司收盘价为19.79元,而今年10月31日,收盘价已跌至9.46元。随同汉王科技股价腰斩的是业绩的大幅下降。在10月26日发布的今年三季度财报中,该公司大约2012年净吃亏额为3500万元~4500万元,起因是电纸书产品收入减少。

一位濒临郭朝晖的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暗示:“郭朝晖在微博中说辞职陪家人的说法并不假。但另一方面,浩大手机这块业务在集团层面得到的撑持太少。于公于私,他做出这种选择都没错。”

调整中的浩大近日又呈现高管变动。

___和手机业务均前景不明,浩大之前不停筹备推出的平板电脑,目前为止仍无声无息。

方兴东指出,浩大缺乏以免费为根底的高黏度互联网主流应用,以及虔诚用户群体,因而无论浩大推何种终端硬件,城市遭到制约。

对于离任的猜度,10月25日早晨,时任果壳电子CEO郭朝晖在微博上回应说:“我提出了辞职,是因为我太太罹病了。”

“”噩梦再到临?

无硬件基因的浩大,在平台梦的指引下,赋予了果壳电子消费硬件的使命,目前果壳电子标的目的不明,或许是早已注定的宿命。

昌大硬件再遇“盒子”危机:手机前途未卜

作为承载陈天桥平台梦的硬件支柱,果壳电子于2009年年底创立,旨在向用户提供基于互联网技术应用的电子产品,目前已推出Bambook___和智能手机。掌门人郭朝晖弃“壳”而去,再次引发人们对浩大平台战略的存眷。尔后业内又传出,果壳电子筹备“分家产”,进一步加重了坊间对陈天桥平台梦再次折翼的猜度。

2011年5月,郭朝晖从卓越亚马逊跳槽至浩大,就任果壳电子CEO,至今在浩大的工作工夫仅约一年半。尽管郭朝晖及盛慷慨面均暗示他离任是出于“家庭起因”,但仍引发猜度。

易不雅观国际剖析师黄萌在蒙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暗示,亚马逊___因为审核问题不停未能进入内地市场,给包含浩大等在内的相关国产品牌留下了很大的保留空间。

上述人士暗示,只管360特供机、腾讯手机等互联网手机在诞生之初便遭遇了多方质疑,但是各家仍在卖力吆喝。“但是从浩大身上,我并没有看到这种决心。”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浩大旗下的果壳电子内部多个渠道得悉,郭朝晖于近期辞去了果壳电子CEO一职,或将调往浩大集团在北京的其他子公司就任。

在郭朝晖分开后,果壳电子下一步将怎么走?会不会重蹈当年“盒子方案”的覆辙?

不过好景不长。2010年,iPad上市,尔后在以iPad为代表的平板电脑的打击下,国内___市场迅速由盛转衰,相关公司也相继陷入窘境。

6月浩大Bambook手机上市时,郭朝辉曾对媒体暗示,浩大做手机的初衷是为了在“新互联网运动”中占据一席之地,目前并不急于摸索能挣钱的商业形式。“如今谈利润太早,浩大手机根本以老本销售,目前处于微亏状态,至于何时盈亏均衡,取决于市场计谋。”

据上海迪信通___分店一名销售人员介绍,目前店内浩大手机的库存量已不久不多,平常销量一般。在查询拜访中,记者还留心到,浩大手机后续配套效劳存在供应不敷的问题。在上海,目前仅在胶州路有一处效劳中心可以提供检测和维修效劳。